拜登勝選後,我們跟27位在美華人聊了聊

拜登勝選後,我們跟27位在美華人聊了聊

2020年11月09日 11:32:48
來源:在人間

拜登勝選後,我們跟27位在美華人聊了聊

鳳凰新聞客户端 鳳凰網在人間工作室出品

儘管有幾個州的計票工作尚未完成,美媒已經宣佈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當選”。如果不出意外,拜登將是美國曆史上最年長的總統。

與製造對立、分裂和混亂的特朗普不同,拜登希望團結美國人民,讓美國政治和社會迴歸正常,以應對健康、經濟和外交危機。

美國大選的膠着不僅讓美國人夜不能寐、焦慮不安,也牽動着在美華人華僑和留學生的神經。無論是否擁有投票權,他們未來四年的生活境遇都與下一任總統息息相關。

拜登勝選,對在美華人華僑和留學生將會產生哪些影響?我們跟27位在美華人聊了聊。

@Maggie

即將研究生畢業,現居新奧爾良

我2012年就到美國了,從兩年的美高算起,如今已經留學八年,見證了中美關係從好到衰的過程。

我記得剛出來留學的時候,F-1還是一年一簽,我每年暑假回國都要續簽。2014年,就是我大一的時候,奧巴馬政府出台一系列政策,比如F-1可以籤5年,STEM專業的OPT也延長到了3年。不過特朗普上任以後就開始不斷地傳出很多留學政策都有收緊的趨勢。在去年念碩士之前回國續簽的時候,我簽證還被拒了一回,特別納悶,當時我真的想換個國家唸書

這幾年間,我的情緒波動很大。畢竟在異國生活,考慮各項移民政策又是一個額外的壓力來源。有機會的話,我打算去歐洲工作一段時間。國內機會還是很多,希望國外的生活不要太安逸,温水煮得我回國以後就適應不了了。

■ 紐約時代廣場,大屏幕祝賀拜登當選。供圖:耿斯瑀

@May

在讀研究生,27 歲,現居芝加哥

我來自廣州,高中的時候就來美國唸書了,現在在讀研究生,正在芝加哥學習視覺藝術,持有學生簽證。

在讀研究生期間一直在做輔導員工作的我,見證了很多學生面臨簽證的問題。我希望換一個總統,這些情況會有所好轉。

我希望拜登能履行承諾,出台對留學生和移民有利的政策。現在我最大的願望是疫情能被控制住,因為最近我認識的朋友確診了新冠肺炎。

@Morning

大一學生,佛羅里達州

其實兩派的領導我都不是很喜歡,但是拜登的競選夥伴是個女性這一點我覺得不錯,再加上今年新上台的保守派女性大法官,我個人更傾向為民主黨上台,更平衡一點。

拜登獲勝後,對我個人正常的生活影響不是很大,畢竟最基本的東西已經在框架內,不太會改變。有人提到種族配額問題,我覺得我們佛州出這種法案的可能性很小,畢竟氛圍和加州差異挺大的。至於我身邊的人,因為我本人是基督教學校畢業的,學校裏大家基本上都支持特朗普,覺得民主黨愚蠢。而且現在他們中的很多人還覺得新冠肺炎是流感,我覺得還挺震撼的。

@Cindy

學生,印第安納大學伯明頓分校就讀

誰當選中美關係都不會有大的改善,所以我對這次大選沒什麼個人傾向,但是周圍人的反應實在很大。美國人和留學生都相當緊張並強烈關注,畢竟我們也算是一個紅州里偏藍的地方。鄰居家院子裏支持拜登的牌子被反覆塗改了好幾次,每次他們都會鍥而不捨地改回來。室友的一節課因為美國同學紛紛以"大選心理壓力太大"請假也停掉了。

這次大選帶來了太多不安,我選擇不關注來讓自己心裏舒坦點,希望快點結束。不管誰當選別出亂子,出亂子別波及到我。

未來我肯定要考研,八成要讀博,但是要不要在美國繼續讀是個越來越沒有定數的問題。我不想移民,學完就走人,大選對我的影響比想移民的同學少得多

@Ethan Wu

在紐約唸完本科,正在申請美國研究生

因為疫情,我在美國生活很難受,加上沒有工作很難申請簽證,就回國了。我打算明年回美國讀研究生。我要是能投票肯定投拜登,所以他當選自然是更好。

看到選舉結果,我有一種很矛盾的感覺。宏觀上,感覺這個世界太分裂了;微觀上,身邊人又很善良。

我生活在麻省,麻省在新英格蘭區域,基本沒人喜歡特朗普。看大選投票,出乎預期的是仍然有七千萬的選民投給了特朗普。2016年競選後,我就覺得特朗普不是問題,有那麼多人支持他才是問題的根源。今年仍然有這麼多人投他,説明問題並沒有解決,反而變大了。

@Janet

26歲,學校科研(生物技術),在美8年,現居洛杉磯

本次大選決定了我將來是否留在美國發展。對於兩個候選人,我覺得都不怎麼樣。

拜登當選完全符合我的預期。只要不是特朗普,美國科研界就還有希望,我可以在這裏繼續探索一下職業上的可能性。

@孫女士

留學生,現居芝加哥

這次大選出現的各種情況很符合美國國情,兩個候選人之中我更偏向拜登和哈里斯的組合,但理想上,我更喜歡之前的伯尼·桑德斯。

大選結果還算是比較符合預期的,不過這一波三折的劇情也是看足了戲。拜登上任,美國還是那個美國,沒有解決的問題也都還在,希望少一點無厘頭政策,踏實解決一下種族問題和醫療改革。

@橙子魔

2016至2020年在美國華盛頓州留學(深藍州)

我的朋友圈裏大概分兩種:大部分是和我身份一樣的留學生羣體,他們傾向於拜登。一是關係到自己的切身利益,拜登的留學移民政策相對稍微開放一點;二是對世界人權發展、多元文化交流等有憧憬。那些支持特朗普的,是基於兩個總統候選人都壞之上:一個無非是有教養的偽君子,代表精英階層的政客;另一個是素質低下,不擇手段的真小人。

我支持拜登,因為我學還沒上完,從自身利益出發希望有一個穩定、安全的環境;但同時我也支持特朗普,從國家利益出發,這個人壞得明顯一點,能夠倒逼中國技術獨立,加強危機意識,放棄幻想認清現實,快速發展。

■ 當地時間11月7日下午,華盛頓,在媒體公佈拜登贏得大選後,歡呼的人羣。攝影:黃舒然

■ 當地時間11月7日下午,華盛頓,在媒體公佈拜登贏得大選後,歡呼的人羣。攝影:黃舒然

■ 當地時間11月7日下午,華盛頓,在媒體公佈拜登贏得大選後,不少人敲着鍋走上街頭。攝影:黃舒然

@王坤宇

畢業於北京大學、文學博士,現為美國佛蒙特大學博士後、重慶師大副教授

我從去年九月份到美國,作為旁觀者全程見證了這次大選。去年底就有人挨家挨户上門家訪(雖然我們沒有選舉資格),然後是黨內候選人的選舉。

我所在的佛蒙特州是全美最小的州之一,但是其政治理念倒是很激進,桑德斯就是這個州出來的。桑德斯被拜登PK下去後州里的多數人都轉投拜登。在兩黨的候選人確定後,廣告就開始增多,印象比較深的是特朗普在油管(Youtube)上發佈攻擊拜登昏聵的剪輯視頻。到最近的一個月,經常看到有人在寒風中人肉舉牌:“特朗普就是那個病毒”(Trump is the virus)。

美國四年一次大選自然有其不夠穩定的缺陷,但與此同時也能創造GDP,釋放一部分社會矛盾,可以説是美國社會心理的晴雨表。從這次選舉的膠着來看,美國社會心理似乎正在走向嚴重的分裂:精英階層支持民主黨的居多,而農民、落後產業和“下崗職工”則傾向於支持特朗普這樣的能給他們眼前利益和各種確定性承諾的“懂王”。從選票對比來看,二者力量勢均力敵,所以有人説現在的美國似乎處在南北戰爭前夜一樣的狀態中,不無道理。

至於我們在美的留學生和學者,主要是受限於兩國目前的關係惡化和疫情的影響,去留並不由己,要看形勢的發展。

■ 當地時間11月7日下午,華盛頓,媒體公佈拜登贏得大選後,白宮外的鐵網上貼滿了拜登支持者的海報。攝影:黃舒然

■ 當地時間11月7日下午,華盛頓。攝影:黃舒然

@Cork

2016 年來美讀本科,自動化公司員工,現居馬薩諸塞州

拜登當選,我當然很開心,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開票的那天,我一晚上都在公司的實驗室裏幹活,試圖分散一下注意力。晚上一點多我的活幹得差不多了,回家也睡不着,就一直在看CBS的新聞直播,發現威斯康星越拉越近,最後在5點左右逆轉,那一刻還是振奮人心的。

拜登沉穩、老成、温和。他的選舉主張就在於團結美國。拜登的技術移民政策也非常友善,比如他的競選主張之一是給美國大學的海外博士畢業生直接發綠卡。這對中國籍博士很有吸引力。拜登還準備開創一個新的工作簽證種類。對於H1B需要抽籤這種荒唐事,他也準備改革。這是很多留學生,尤其是準備讀博士的同學喜歡拜登的原因。

之前我很失望,正在計劃自己的下一步。我原本的計劃是明年留在美國讀研,讀研之後再考慮是否回國。因為我讀的專業電子工程比較敏感,簽證經常被查。為了以防萬一,我打算申請一些歐洲的碩士學校。雖然還沒有開始申請,但是有一個選校名單了。

不過現在,拜登贏了,我會去買最少200美元的煙花,慶祝拜登為我省下的申請費,最少20響吧!我已經偵查好了,我家附近有一個湖,可以放煙花。

@周倩

傳播學博士,2008年來美,現居加州灣區

我11月3號一直看大選,到晚上12點特朗普在所有搖擺州都是壓倒性的領先。所有媒體都不顯示特朗普領先的州,拜登稍微一領先,媒體趕緊把那個州的票數加給拜登。如果你看所有的美國主流媒體,拜登的票數一直高於特朗普,這是美國新聞已死,民主已死的典型例證。

這兩個人都不招人待見,但是如果非要選一個,我選特朗普,因為他這麼多年從來都沒變過,展現的是真性情,説自己所想,做自己所做。而拜登,只不過是混在政壇五十年的老油條,政壇有多黑大家都知道,他能混這麼多年,我不信他出淤泥而不染。

無論誰上台,亞裔都不好過。亞裔沒有參政意識,基本都是埋頭掙錢不問政治,很多人都不投票

@金澤

西雅圖程序員

不符合預期,完全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一個過程。但是應該不會對我的生活造成太多影響。打算繼續堅守崗位,儘量不回國參與內卷。

■ 大選當天,11月3日,紐約曼哈頓某投票站 供圖:董倩

@Peter

生意人,2009 年來美,現居紐約曼哈頓

聽到選舉結果,我的心情很平常,我只是希望不管誰上來趕緊處理一下疫情這個事。總統是誰對我都沒有影響,我只是老百姓。但是疫情對我的生活和生意影響太大了,再不解除疫情我的生意已經維持不住了

■ 因為大選,街上的商家都做好了兩方粉絲暴動的準備,店鋪外封上了木板加固。視頻提供:Peter

■ 街上的警車。視頻提供:Peter

■ 商家將懸掛的美國國旗取下來,防止暴動時燒國旗。供圖:Peter

實際上,我覺得特朗普還是好過拜登的。紐約屬於民主黨,不讓餐館開放,不讓健身房、電影院這些地方開放,説是為了控制疫情,但是對我們的生意影響很大。共和黨那邊呢,就説沒事兒,你該幹什麼幹什麼,這個病毒不重要。

@劉文

中英雙語寫作者,現居美國德州奧斯汀

我幫幾家媒體做調查記者,採訪了很多不同州的選民,也做了很多的研究。拜登當選的結果並沒有出乎我們這些記者的意料。民調還是有比較大的出入。他們認為特朗普將輸得很慘,拜登會大勝,但其實拜登在幾個州都是小勝。

特朗普在辯論中説過好幾次“中國病毒”、“武漢病毒”。辯論之後,可能因為選情的關係,氣氛很緊張。那些天我身邊有三四個朋友遇到了針對亞裔的歧視。普通的川粉只想要一個低税率,但那些狂熱支持者,種族歧視非常嚴重,瞧不起中國人。他們對中國的惡意並不僅僅針對幾個人,而是整個亞裔人羣,包括韓國人、日本人也被襲擊。我身邊的朋友曾被歧視亞裔的種族分子騷擾過,他們過來踢你的行李或者朝你吐口水。

我在很多反對特朗普的華人微信羣裏。我身邊也有華人做志願者,參加“拜登華裔助選團”,寫明信片、去票站送禮物,鼓勵大家投拜登。考慮華人在美國的地位,如果特朗普再做四年總統,我們會更慘。幸好拜登當選了!

@Sharon

在職金融分析師,27歲,綠卡持有者,現居波士頓

拜登獲選,我對他最大的期待,就是希望他能帶領大家走出疫情,還有太多的醫護人員無日無夜的奮鬥。接下來便是發展經濟及改善社會正義問題。

2010年,我通過親屬移民的方式來到了美國,現在在芝加哥,在半導體行業做金融分析師。

特朗普總統上台後,他的税改政策對我的工作有很大的影響,我開始真正瞭解美國政治體系。 今年疫情開始後,經歷了“黑人同命運動”及對亞洲人的歧視行為,我開始有一種跑到了另外一個國家做二等公民,還為這個國家交税的感覺。到4月份,我真的對美國失望至極,有點想回家了。

而我在美國這邊的親戚,包括叔叔阿姨和外公外婆,也因為語言障礙的問題,多年來一直無法投票選舉。今年,我堅持協助家裏的親戚們實現了總統投票。

■ 拜登勝選前一晚,芝加哥特朗普大廈外面反對特朗普的人羣。供圖:湯寒竹

■ 拜登勝選前一晚,芝加哥特朗普大廈外面反對特朗普的人羣。供圖:湯寒竹

@程裕富

R20國際區域氣候行動組織和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基金會中國區總裁

這次大選的結果有些出乎意料,本以為拜登贏得很輕鬆。這説明美國社會很分裂,難以達成共識。我選了拜登,主要是因為他的理念跟我的理念一致。作為世界超級大國的總統,一定要有全球共贏的思維,長遠可持續發展的思維,團結其他國家的領導力,是全美國人民的總統。特朗普不具備當美國總統的素質,我期待美國在拜登的領導下,將中美關係和美國與世界各國的關係修復好。

@王治河

哲學博士,美國中美后現代發展研究院執行院長、《第二次啓蒙》合作者

雖然身邊許多人看好特朗普,我卻一直堅持認為拜登最終會入主白宮。這倒不是因為拜登有多優秀,主要是特朗普過於不靠譜。特朗普滿嘴跑火車不説,居然連全球氣候變暖這樣一個明擺着的事實也否認,無數環保人士嘔心瀝血促成的《巴黎協議》他也敢退出。為了拼經濟,撈選票,面對疫情更是罔顧人命。

我對拜登比較有好感,因為他明確將環保放入他的競選綱領中,至少表明他關心我們的地球。

@Ying

小學老師,現居佛羅里達

我覺得這兩位候選人半斤八兩。在同性戀、毒品、墮胎等理念上面,兩黨完全對立,但是共和黨更符合《聖經》。因為我是基督徒,我選擇了特朗普。我這邊教會里的人也在為特朗普禱告。

我很擔心拜登上台後政府會怎麼做,尤其是在同性戀、BLM(黑人同命運動)、毒品等這些方面的政策。既然他當選了,那就多禱告吧

@Jia

24歲,國際教育工作者,現居華盛頓

我是抱着吃瓜羣眾的態度看待這次選舉的。未來沒有什麼具體的打算,該幹嘛幹嘛。唯一的期待是疫情早點得到控制,大家都平平安安的,早點兒恢復以往的正常生活。

我是做國際高等教育的,由於疫情和簽證的關係,我們的生源已經大量減少,時刻面臨着被裁員、失業的壓力。我家裏做餐飲業的,經濟的萎縮下,生意一直不好(甚至在疫情爆發初期關門停業了兩個月,後來抵不住經濟的壓力又復工了)。雪上加霜的是各地的示威遊行以及暴亂,讓我們每天生意都做得膽戰心驚。

@盛梟禕

39歲,谷歌軟件工程師,在美17年多,現居加州Sunnyvale

本次大選決定美國和世界未來走向。我覺得兩個候選人都不怎麼樣,相對來説特朗普對美國的未來會更好。但是,他對中國打壓太狠,尤其在疫情這件事情上面到現在還責怪中國,而不是正視現實。作為一箇中國人還是有點看不下去。拜登就是一個老糊塗,還選了一個這麼奇葩的副手,選了他美國未來堪憂。還好參議院在共和黨手裏,未來四年白宮可能幹不了什麼。

@朱先生

石油行業,在美15年,現居休斯頓

我是剛剛失業的石油工人,我支持拜登。這幾年特朗普把石油工業搞壞了,把美國經濟搞壞了,間接導致石油工人的困境。

特朗普是美國的毒瘤,摘除毒瘤的美國需要時間恢復健康。選舉結果證明美國還是一個正常國家,民主還是可以自己糾錯的,還值得繼續留在美國。

未來打算和包括川粉在內的所有美國人一起把這個國家建設好。

@曹女士

25歲,精品投行做數據分析,在美兩年,現居紐約

對於本次大選,兩位候選人都無法讓我興奮,只能在這兩個人中有偏好一位不那麼出格的。

新冠是我個人目前最看重的問題。拜登的措施應該會更嚴格一些,更早抑制新冠。但是,民主黨有可能帶來加税,按種族比例入學等一系列政策,這讓很多實際生活在美國的華人感到不那麼愉快。

最後的結果和我的預期還是一致的,雖然膠着了一些。短期希望新冠能快速控制吧,長期來看,選舉結果對我個人的影響應該沒有很大,畢竟早晚都要回國建設社會主義呀

@Haley

美國金融機構工作,現居亞特蘭大

我從2012年讀本科到現在已經過去了8年。此次選舉結果基本在我的意料之中。我身處的亞特蘭大是深藍地區,周圍的鄰居早早地就掛出了支持拜登和哈里斯的牌子。

特朗普這個人我很難用褒義的形容詞去描述他,我個人覺得他更適合去做一個喜劇演員或者繼續他的房產大亨之路,而不是一個總統。我對拜登的瞭解始於今年的大選,他是一個温和的左派。在這混亂的2020年,美國急需一個可以穩定疫情、重振經濟和就業市場的領袖。

我希望疫情儘快好轉,我可以早日回國探親。

@Alita

銀行職員,在美十年,現居德州休斯頓

我只投 了拜登 ,因為我不希望特朗普連任。 如果民主黨另有其人,我就會選其他人。很多華人都投票給了特朗普,而且是他的狂熱支持者,對拜登和民主黨各種攻擊謾罵,這些讓我不能理解。不得不説,特朗普的民眾根基還是挺穩固的。

拜登雖然當選,但經濟前景和社會安穩的不確定性,我對未來仍有些擔憂,擔心家人赴美程序手續變動,政策緊縮

■ 11月8日晚,華盛頓,白宮外集會的人羣。攝影:黃舒然

■ 11月8日晚,華盛頓,白宮附近集會的人羣。攝影:黃舒然

@舒然

28歲,在職獨立攝影師,工作簽證持有者,現居華盛頓特區

拜登獲勝的那一刻,我正在家裏工作,窗外傳來一片尖叫歡呼聲。在前往白宮前黑人同命廣場的路上,所有的市民都按響了喇叭,舉着拜登的旗幟,祝賀拜登當選總統。

還記得上個月,在一次和父親的聊天中,我提及:如果特朗普繼續連任,我將選擇到其他國家生活。作為一個從小到大都注重尊嚴的人,我不想在不公正的社會里生活。其實,我剛獲得工作籤不久,但漫長而磨人的簽證政策,讓我覺得自己在某一段時間失去了做人的尊嚴,這種傷害對於任何一個簽證申請者來説都需要時間修復。

@LydiaLiu

美國陸軍預備役人員,28歲,綠卡持有者,現居紐約

我現在身在紐約城,剛考完公民入籍考試。現在我有一份在華爾街的全職工作,業餘是美國陸軍預備役人員。雖然我並不完全贊同特朗普,但相對而言,我還是比較支持特朗普總統繼續連任

我現在1個人打4份工,我不希望自己辛辛苦苦掙的錢造福非法移民。所以,我覺得在美墨邊境建牆非常好,作為美國的一個納税人,我們30%的税都拿去建牆了而不是用於非法移民。

然而,拜登當選了。

@Chao

在職攝影師,30歲,來自費城

共和黨種族主義,民主黨虛偽至極。所以,我拒絕投票

我是2004年來的美國,在大學期間入籍的,自從入籍以來的兩次投票機會,我都沒有投票。

拜登當選在我的預料之中。很多人給拜登投票,是因為他們不喜歡特朗普。但我覺得,不管投票給誰,都對不起自己的內心。特朗普作為一個國家領導人,他情緒很不穩定,經常讓我覺得他在參加真人秀;而拜登所屬的民主黨支持毒品合法化,也是我不能理解的。

長久來看,我沒有打算在美國生活,因為美國兩個黨派的競爭影響到了我的個人生活,但暫時我還沒有辦法做出決定。我有可能會回到中國生活。(為保護隱私,本文部分受訪者為化名)